干货|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雅涵
干货|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雅涵

 

在一个重点中学里,有这样一个女生。

 

她从不学习,年纪轻轻就开始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金钱。

 

她穿着暴露,到处与人谈恋爱,让许多男生魂不守舍,成绩一落千丈。

 

学校应该怎么办?请家长,还是开除?

 

都不是。

 

答案是把她从第一排调整到最后一排,然后听之任之。

 

老师看着她堕落,看着她祸害同学,只能在网络上抱怨。

 

不能惩罚、不能管教、不能开除,似乎成了中国教育的一种常态。

 

前段时间,网上曝光了一张图片。

干货|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雅涵

 

老师在讲课,角落里4个学生却围坐在一起,吃着小菜,喝着小酒,互不打扰。

 

有人佩服老师的定力,有人质疑老师不维护课堂纪律,我却看到身为老师深深的无奈。

 

面对那些已经走上错路的学生,他想管却不能,想管却不敢。

这可能是史上最憋屈的一届老师,只能战战兢兢地教书,却不能有理有据地育人。

 

在中国,教书和育人正在被割裂开。

干货|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雅涵

为什么不能管,因为管了,就可能丢掉饭碗。

 

去年,齐齐哈尔一位张副校长,在下课时维持课间秩序,制止一位同学在走廊里大声喧哗。

 

这位同学不仅不服管教,还敢直接顶撞校长。

 

情急中,张校长爆了粗口:“校长不当了,也不惯你。”

 

这件事情被曝光到网上,引起了一番激烈的争论。

 

有人指责张副校长,缺乏师德。

 

也有人在力挺他,这所学校的一位毕业生说:“就是因为有这样负责任的教师,敢管别人不敢管的事,才会让二中在歪风邪气中不受影响。”

 

最后,张副校长党内严重警告,撤职调离;该校校长党内警告;教育局分管副局长诫勉谈话。

 

如此严重的处理,让不少老师心有戚戚。

 

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老师因为管教学生发生冲突,而受到严厉的处罚。

 

广西南宁,一位老师因为阻止男生在教室走廊上吸烟,和学生发生冲突,被告到教育局,老师被辞退调岗。

 

江西铅山,一个学生迟到进教室时未按规定喊报告,科任老师要求该生到教室后面罚站,学生不听,继而发生冲突。

 

该老师被通报批评,扣除其全年奖励性绩效工资,到山区学校跟班学习一年。

 

学生有了尚方宝剑,越来越猖狂。

 

而老师呢,谁还愿意去管教,谁还敢去管教。

干货|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雅涵

 

对老师的严苛,正在毁掉中国的孩子。

 

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的统计资料令人震惊:近年来,青少年犯罪总数已经占到了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以上。

 

我有个朋友在刑侦支队工作,经手了许多青少年犯罪案件,他说:这些孩子,

 

有的唯我独尊,经常与人冲突,下手不知轻重,失手犯罪;

 

有的误入歧途,喜欢上了淫秽色情暴力,掉入了犯罪的深渊;

 

有的消费奇高,又没有收入,铤而走险,最后一失足成千古恨。

 

校园之外没有温室,人生之中岂有儿戏。不要等到被社会和法律狠狠地惩罚了,才懂得追悔莫及。

 

这个世界,最不应该被苛责的是老师,最不应该被娇惯的是孩子。

 

在美国,每所学校都建有禁闭室,学校不仅有权将违纪学生停课、关禁闭,甚至可以开除直至送少年惩戒学校。

 

在韩国,有《大韩民国教育处罚法》,允许使用长度不超过100厘米、厚度不超过1厘米的戒尺打男女学生的小腿。

 

小错就管,才能大错不犯。

 

让老师管孩子,才是对孩子最大的负责和保护。

干货|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雅涵

被管教的孩子委屈了一时,却会感恩一世。

 

我老公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有一年同学聚会,他特意请假坐飞机回去,就为了对班主任当面说一声感谢。

 

初中时,他正值青春叛逆期,不爱学习,要么逃课出去打网游,要么在课堂上看小说。

 

可班主任却毫不手软,请家长、家教、站旗杆,一套组合拳下来,再烈的野马也被管住了。

 

老公迷途知返,考上了重点高中,后来又考上了大学,现在有了一份体面的职业和不错的收入。

 

在聚会上,他对班主任说:老师,说真的,当年我恨过您,但现在,我最感谢的就是您。

 

如果没有您悬崖勒马,今天我可能还会像父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

 

早知今日读书是,悔作从前任侠非。 

 

等你长大了总会明白,严是爱,宽是害。

 

更有意思的是,一位老师告诉我,这些年来看她、感谢她的,多是当年被管教最厉害的学生。

 

干货|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雅涵

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曾写过一篇刷屏文章,《教育,请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

 

他说,孩子毕竟不是成年人,孩子还必须管教、必须惩戒。我们要告诉孩子,犯了错误要付出代价。

 

是啊,有了管教,方知敬畏;有了敬畏,方知底线;有了底线,方知对错。

 

教育从来不是放纵,适度惩罚才会让教育真正变得有力量。

 

中国古代就有“一片无情竹,不打书不读,父母若爱你,不必送来读”的诗句。

 

私塾老师都有戒尺,但家人却纷纷送孩子读书,还希望私塾先生更严一些。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世界除了父母,最希望孩子成长的是老师。

 

因为他们懂得,子不教不成器。

 

我们当然不是提倡恢复严厉的体罚,但是给老师管教的权力,给老师适度惩戒的自由,才能让教书和育人真正统一起来。

 

跪着的老师,教不出有责任感的学生。

 

只有老师能堂堂正正地站在课堂上,这个社会的孩子才能更好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