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一好友为帮助我带着她的朋友到我办公室,好友的这位朋友四十六七岁(暂且称呼老兄吧),曾有鲜亮的工作经历。席间我们很快聊到了教育,聊到了孩子,这位老兄有个十二三的儿子,在北京某名校初一实验班。老兄特别为儿子骄傲,说,初一基本就学完了高中大部分的课程。

问:“为什么这么做呢?孩子这么做不累吗?”

答:“不累啊,别人都这么学,别人学得更狠,不仅明着学,还偷偷学很多东西。”

问:“那孩子有时间玩吗?孩子想玩吗?”

答:“估计一开始想,现在孩子都不想玩了,就想着学习。”

问:“孩子的童年天天活在这么高竞争,高压力的环境中,哪还有快乐的童年呢?您到底想通过孩子要什么呢?”

答:“我觉得我的孩子能进政治局(愕然,当时我不知我该不该笑?),孩子以后有的是机会玩,有的是机会出去看世界,我给儿子说好了,等你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大局定了,休学半年,爸陪你周游世界。”

问:“那时候,孩子的童年感觉还有吗?我们能再现童年吗?”

……

人生的一切都起于童年-雅涵

 

 没有童年的经历,我一定没有今天的一切 

直至现在,已年过不惑的我还是无法摆脱童年经历对我的影响。以前的感觉不是很明显,现在越来越强烈感触到,如果没有童年的那些非凡经历,我一定不是现在的样子,也一定不会有我现在的事业。

直至现在,童年的那些“不羁”梦想和“非凡”经历还时常汇映在我的记忆中。

不到10岁,我就从小学五年级毕业礼了。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的书本好像只有语文和算术,到了高年级才有自然(没有科学)。所以,课余的时间特别多,这时候不是爬树、打滚、下河摸鱼、狩猎,就是和一帮小伙伴们“打疯狗(疯玩)”……蓝天、白云、密树丛林、清清的河水、新鲜空气……搭建树屋、制作钓具、围堰捕鱼、雪地陷阱、火攻联营,我的童年有太多的精彩发明和美好记忆,这些,几乎充满了我的全部童年。

当然,我的童年也还有上学、做作业,也还有“好”与“坏”的老师,还有令我生厌和喜欢的不得了的学校。

我还清晰记得小学一年级杨德珍老师(语文老师)教我们唱《王二小放牛》泪流满面的情形,还清晰记得赵振民老校长带领我们全校师生(其实也就几十人)升旗时唱国歌的样子——脸部青筋绷起,眼含热泪。我更记得每天都带我们下河摸鱼捉虾的四年级班主任宁广民老师(我认识的第一位从城里下到农村去教书的老师)。当然,我也清晰记得那些对我“不好”的老师,一位是公开诬陷并私下对我暴力的满姓老师,另一位是拿着我的数学作业本当众羞辱我的任姓老师。尤其是这位数学老师,我始终认为,被羞辱的那段经历直接导致了直至现在我对数学的厌恶和恐惧。

童年,更重要的是我的父亲、母亲给我的心里种下的种子——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对我的影响。从冬天里温暖被窝里的故事中走到雪地里去追野兔,从古文书法的品习中走到密林去扑杀野鸡等野生动物(那时还没有保护);“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早春时节,父亲在地铺的被窝里开始了我的启蒙,我始终认为,这是父亲对我最原始最朴素的美学启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言必行,行必果” ……我的父母不仅说到,更是做到,这些都是他们在我童年的心里种下的种子,直到现在,都还在成长,都还影响和庇护着我和我的孩子。

在我的记忆中,玩几乎充斥着全部。即使是到寒暑假,学校留下的作业我几乎也是可以不到一天就全部完成的。

人生的一切都起于童年-雅涵

 游戏即童年,对于孩子,玩是最重要的学习 

游戏即童年,玩是学问的根本。对孩子而言,游戏和现实是统一的,游戏即生活。拒绝了孩子的游戏邀请,就是拒绝孩子的童年,扼杀孩子对生活的热爱。集体游戏发展孩子的表达和沟通能力、合作精神、爱和分享能力、规则意识。个人玩耍发展孩子独处能力、专注力、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直到现在,我才粗浅地知道,可能就是童年中这些毫无目的的玩成就了我现在的一切。

教育其实没有什么秘诀,只要放手把孩子放入大自然和社会中,所谓的诸多教育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大自然自有教育孩子的一套,这些宝贵的经验孩子在书上是学不到的。不是有“大自然是最好的课堂,社会是最好的书本”这种说法吗?我极度认同。

为什么在大自然中,在玩乐中孩子就能完成学习呢?

因为,大自然能唤醒人的天性,玩也是孩子的天性。但对于孩子,玩就是学习,玩就是对未知世界好奇心的探究和满足。孩子天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是宇宙天体的守护神,不需我们教他们如何玩,如何学,他们自己天生就会。

“童年啊!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冰心的小诗是对珍贵童年的最好阐释。童年是人生不可逾越的起步阶段,对孩子一生的成长都有重要的作用。童年应该是自由自在,欢声笑语,勇敢地去抓牛蛙,挖蚯蚓,玩最疯狂的游戏,在林间发疯奔跑——除此之外,不应再有别的。

但现实对今天的孩子却又是残酷的,不仅是城市,在农村也一样。“自然缺失”,“童年缺失”已经成为常态。“电子奴隶”,“网络蠕虫”,“宅男、宅女”这些所谓高科技的新型物种充斥着整个社会。我不知道,这样的社会将如何发展?!我不明白,自然缺失的教育还能称得上真正的教育吗?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童年还算是幸福的人生吗?

还好,一些有先见、有良知的教育工作者已经悄然开始行动了,纵使顶着无穷压力。像农大附小,他们把六年级毕业礼开到了3000米海拔的戈壁荒原,用100公里无疆行走的方式送给孩子不一样的童年记忆。这种作为,不是一次,到现在已经坚持了4年,不仅是一个年级,现在全校都有自然体验课。这种作为和形式,在一个小学,在北京,在中国都是第一个。这是一个有良知,有担当,有浪漫主义教育理想的人,用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在坚守,坚守自己的梦想,坚守孩子们的童年。

心理学家Marcus Richards及同事,对2776名青少年进行了长期跟踪研究。成年后再测量发现,那些童年时期快乐的人,比不快乐的人,出现心理问题的概率少61%,总体幸福感也更高。所以,小时快乐,大了更佳!让自己开心,为幸福奠基!

 

人生的一切都起于童年-雅涵

 童年不可逆,没有童年的奠基,生命不会丰盈。

“童年不是未来生活的准备期,而是一段真正的、独特的、光彩夺目的、不可再现的生活。”童年是非凡时光,不可逆,不可重现。

“倘若你珍惜你的童年,你也要尊重孩子的童年。当孩子无忧无虑玩耍时,不要用你眼中的正经事去打扰他;当孩子编织美丽梦想时,不要用你眼中的现实去纠正他。如果你执意把孩子引上成人的轨道,你正是在粗暴地夺走他的童年。”周国平老师的这段话我特别认同。近10年的专业教育探索,我深刻感受到,如果对孩子童年不尊重的父母,他的童年或多或少存在缺陷,尤其是没有安全感的缺陷。

“童年是人一生的原动力。”我的童年很贫穷,但我相信贫穷和富有各有千秋。贫困的童年,给人带来的通常是发自内心的责任与良知,但不足是缺乏平常心与安全感;富裕的童年给人带来的通常是自信与自由度,但缺乏坚韧意志和超越自我的勇气。对于我本人,正是因为童年的贫穷,才让我有持续的动力走出农村。

开头的那位老兄,我无意批评他,我能理解他的感受和作为,但绝不接受。孩子是孩子,你是你,谁也不属于谁。我认为,这位老兄绑架了孩子,用牺牲孩子的童年换取自己所谓的梦想和追求。“孩子虽是借你而来,却不属于你;你可以给他爱,却不可给他想法,因为他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你执意把孩子引上成人的轨道,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正是在粗暴地夺走他的童年。”而且,夺走了就不再回来。

如果孩子的童年没有自由自在,没有欢声笑语,没有疯狂打闹,没有在大自然的发疯奔跑,那么,他一定没有非凡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一定没有冒险和开朗的性格,他一定不会有对自然对生命的热爱和敬畏之心。

童年是思维开发的关键时期,是行为习惯养成的关键时期。童年时期不要把“定规矩”当作教育这种对“教育”的浅薄理解,客观上严重剥夺了儿童的自由意志。童年的首要任务不是学习“规矩”,而是发展自由意志。童年可以在物质生活上贫穷,不可以在精神生活上苦难。物质贫寒在某种程度上能锤炼人的意志,精神压抑只能扭曲健全心理。

“天才不过是能自如地恢复自己的童年而已。”童年的观察力和想象力超出你的想象。成人必须向儿童学习,只有设法恢复自己的童心,才能保持创造力。科学家在成人看电影时用脑电图记录他们的大脑活动,发现成人大脑中发生的瞬间即逝的还童状态。

这些年,我之所以和孩子能打成一片,我想一定是我知道孩子喜欢什么,想要什么,想怎么玩,怎么学。在这个点上,我也在不停地向孩子学习。“不要和孩子换位思考,要成为他。”这些年,我们一直用这个标准来要求自己。

不管你承不承认,当前中国很大一部分,甚至是大部分孩子的童年是缺失的,给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是我们大家的责任。

毕竟,14亿中国人中,能进政治局的人就是少数的那几十人。

童年,需要呵护,更需要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