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新生部待了10年,每年我都能遇到这样的学生:

 

抵达斯坦福已经好几天了,但托运来的行李箱却还躺在宿舍门外的走廊上,箱子又大又笨重,每个都需要两个人扛,新生们坐在一旁无计可施,后来,还是他们的妈妈从家里打电话向宿管员求助,才总算把它们弄到房间里去……

 

(Julie的新书《怎样让孩子真正成人》How to Raise an Adult

我在斯坦福任职时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年轻人更好地度过大学四年。但他们中有太多人,要么被迫顺着父母为他们规划好的路径走,要么事无巨细都需要父母帮助。我很为他们担心——既为他们个人,也为整个社会。如果下一代不能像真正的成年人那样做事,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

 

每年我都会为斯坦福的新生家长作一次演讲,告诉他们当孩子进入大学,他们可以适当地放手了。2009年,在做了第8次这样的演讲后,我回到家,和家人一起吃饭,很自然地就开始为我10岁的儿子切肉。就是在那时,我突然意识到我为他和他8岁的妹妹代劳了很多他们自己能做的事。

 

之后,我开始思考怎样改变现状——怎样教他们,允许他们尝试,甚至强迫他们去做更多力所能及的事。我给他们安排任务,规定不完成就会怎样怎样。一开始很难,但是我很确定如果现在不这样做,等到他们18岁时就会变成束手无策的家伙。下面分享我给您的8个建议,希望对您有帮助:

 

(本文分享人Julie)

▋1. 给孩子自由玩耍的时间

Give Them Unstructured Time

一个日程表排得满满的孩子,没有时间和机会自由玩耍。即便能玩,也是父母根据未来需求设计好的。通常,父母会陪着他们玩,出点子,并密切注意孩子在玩的过程中是否有不当的表现。

然而,没有目的性的玩耍对孩子而言非常重要。尽量营造可以让孩子自由玩耍的空间和氛围。带孩子去公园时,与他们保持一定距离,你可以自己翻翻书,享受一段闲暇时光。当他和小伙伴发生争执时,不要急于插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在斯坦福工作10年后,她给了焦虑的家长这8条建议-雅涵

在确保基本安全的前提下,为孩子创造独立思考、冒险和个性养成的机会。在玩耍过程中有点磕碰很正常,准备好拥抱和邦迪,但不要时时刻刻在他们耳边唠叨“小心”、“慢点”。

为孩子提供可以激发想象力的玩具。一篮子散装的乐高积木比需要按步骤完成的乐高套装更能给他们自由发挥的空间。与玩具本身相比,孩子更喜欢玩具的包装盒,因为一个盒子可以变成船、雪橇、房子、床、堡垒、洞穴、舞台,甚至一座山。

 

▋2. 传授基本生活技能

Teach Life Skills

 

我们经常会出于对孩子的爱而帮他们代劳一些小事,比如早上叫醒他们、帮他们收拾书包、准备午餐等等。心理学家提醒家长,对于那些孩子已经有能力独立完成,或者基本能完成的事情,家长不要代劳。

在斯坦福工作10年后,她给了焦虑的家长这8条建议-雅涵

基本生活技能的传授可以遵循以下四个步骤:

第一步,家长替孩子做;

第二步,家长和孩子一起做;

第三步,家长看着孩子做;

第四步,孩子独立完成。

如果我们习惯代劳,从第一步到第二步的进展就会被延迟,从第二步发展到第三步也会变得艰难,由此就可能永远无法实现第四步。

家庭教育网(Family Education Network)曾依据不同年龄阶段列过这样一个表:

2-3岁:开始学习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如收拾玩具、在大人的帮助下穿衣服、将换下的衣服放入脏衣篮中、就餐后清洗餐具、帮助布置餐桌、在大人帮助下洗脸刷牙。

4-5岁:记住自己的全名、地址和电话号码、知道怎么拨打紧急求助电话、扫地、收拾餐桌、喂养宠物、知道货币的面额和用法、无需帮助就能刷牙梳头洗脸、收拾衣物、将脏衣服放到清洗区、自己决定穿什么。

6-7岁:用不锋利的刀搅拌和切割食材、会做三明治之类的简单食物、帮着收拾日用杂物、清洗碗碟、独立洗浴、洗浴完后清理浴室。

8-9岁:折叠衣物、会简单的缝制、照管好自行车和轮滑鞋等室外活动器材、无需提醒就能注意个人卫生、正确使用扫帚和吸尘器、根据食谱做一顿简餐、列购物清单、计算找零、记录电话留言、给草坪浇水、倒垃圾。

10-13岁:独自一人在家、独自购物、换床单、使用洗衣机和烘干机、用几种食材做一顿晚餐、会用烤箱、会读标签、熨烫自己的衣物、学习使用基本工具、除草、照顾弟妹。

14-18岁:会为真空吸尘器更换集尘袋、清理炉灶、会为汽车加油、打气、换轮胎、能读懂药品说明书和服用剂量、找工作、做饭。

年轻的成年人:预约医生和牙医做常规检查、了解理财ABC、看得懂房屋和汽车租赁等简单的合同、及时给汽车加油和维修保养。

▋3. 教会孩子如何思考

Teach Them How to Think

 

未来,很多工作都会被机器所取代,而许多新产生的工种都需要思考,尤其是源自苏格拉底式连续发问的批判性思考。

在斯坦福工作10年后,她给了焦虑的家长这8条建议-雅涵

为了让孩子学会思考,我们要试着与他们对话,同时抑制住自己想直接给出答案的冲动,以下是一些对话的范例:

学龄前儿童

普通版

孩子:蝴蝶!

家长:没错,是蝴蝶!这只蝴蝶是什么颜色的呀?

孩子:橘色和黑色。

家长:回答正确!你真聪明!

引导式

孩子:蝴蝶!

家长:哦,这只蝴蝶在干嘛?

孩子:在一朵花上,现在飞到另一朵花上去了。

家长:你觉得它们为什么会喜欢花呢?

孩子:因为花儿好看?

家长:也许是,你还能再想出另外一个理由吗?

小学生

普通版

家长: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孩子:还不错,但是我把书包落在学校了。

家长:哦,糟糕!我开车送你回去取吧。

这位家长没有教孩子如何去思考问题的解决办法,而是直接冲到前头把事情给解决了。因为没有体验到忘记带书包的后果,孩子以后还是会忘记。

引导式

家长: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孩子:还不错,但是我把书包落在学校了。

家长:哦,糟糕。

孩子:该怎么办呢?

家长:我也不知道。你觉得怎么办好呢?

孩子:我不知道!你能帮我开车回去取吗?

家长:恐怕不行,我下午还有很多事要做呢。你再想想其他办法?

孩子:我给朋友打个电话,问问今天的作业是什么。

家长:OK。

孩子:但是如果作业本在书包里就糟了。

家长:的确是。

孩子:或者我给老师发封邮件,告诉她我忘带包回家了,听听她的建议。

家长:这两个主意听着都不错。

初中生

普通版

家长: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孩子:还不错。

家长:西班牙语考得怎么样?

孩子:我得了A!

家长:太棒了!

引导式

家长: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孩子:还不错。

家长:你最喜欢什么课?

孩子:西班牙语。

家长:太棒了!为什么会喜欢西班牙语?

孩子:因为我每次都考得不错,作业也很简单,我从来都不会摸不着头脑。老师每次提问我都举手,当她叫到我,我就很开心。

家长:你为什么觉得自己擅长西班牙语呢?

孩子:当老师在解释某个词的时候,我能猜出词义。我知道接下来她会说什么,还可以解释给朋友听。

高中生

普通版

家长: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孩子:还不错。

家长:有些什么作业?

孩子:一大堆数学作业,一点化学作业,还有一篇英语作文要打草稿(重重地叹了口气)。

家长:你不是喜欢读《大鼻子情圣》吗?

孩子:我是喜欢读,但读和写是两码事。

家长:别这样,我知道你没问题的。只要想想西哈诺,然后……

孩子:妈妈,没那么简单啦。

家长:我知道。但是你那么聪明,要有信心才对。

孩子:我只想快点完成了事。

引导式

家长: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孩子:还不错。

家长:最喜欢什么?

孩子:我们在读英文版的《大鼻子情圣》。

家长:有意思吗?

孩子:我们在朗诵,我就演西哈诺。

家长:演下来感觉怎么样?

孩子:太酷了。

家长:为什么?

孩子:因为我喜欢他。

家长:那你为什么喜欢他呢?

孩子: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克里斯蒂安和罗珊。也许他不该那么做。

家长:是吗?他为什么要那样做?

▋4. 为努力工作做好准备

Prepare Them for Hard Work

要培养孩子努力工作的意识,家长要率先垂范,可以从让孩子帮忙做家务开始。下达任务时要给出明确的指令。如果孩子是第一次做,要讲清楚详细步骤,说完以后就放手让他们自己去摸索。

在斯坦福工作10年后,她给了焦虑的家长这8条建议-雅涵

及时给予准确的反馈,不要夸大其词。一位在谷歌工作的朋友曾说,当她把建设性意见反馈给团队里的年轻人时,他们往往会不知所措,因为他们听惯了褒奖。

为了实现梦想,光有自信是不够的,孩子们需要脚踏实地去实践。

▋5. 让孩子自己规划人生

Let Them Chart Their Own Path

你长大后想干什么?你想学什么专业? ——这是大人们经常问孩子的问题。

我女儿Avery的托班老师曾把我拉到一边,高度评价了她的画作。我当时心里想的是:“的确画得不错,但是这对她上大学并没有什么帮助呀。”那时Avery才四岁,我的脑子里就已经有了她未来应该做什么的刻板想法。

在斯坦福工作10年后,她给了焦虑的家长这8条建议-雅涵

到斯坦福工作后,我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很多学生向我抱怨,他们做的都是别人希望他们做的事,说到激动处甚至泪水涟涟。回家后,我的态度有了180°大转弯,我不再期望Avery和她哥哥成为某一种特定的人(医生、律师、教师、企业家,等等)。

▋6. 培养孩子承受挫折的能力

Normalize Struggle

 

有些家长一听说大学看重学生的韧性和抗挫折能力,就把孩子送去“吃苦夏令营”,却从没有仔细想过,孩子身上为何会缺失这些原本应该在童年时期就培养的品质。

我们可以出钱请老师辅导功课、提供升学指导,甚至亲自出马为孩子填写大学入学申请表,但抗挫折能力只能从真正的困难中获得,花钱买不来,也无法人为制造。

 

在斯坦福工作10年后,她给了焦虑的家长这8条建议-雅涵

恰如其分地夸奖,而不要老是把“你真棒”“聪明”“做得真好”等挂在嘴上。避免以下7项假象:

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选你所爱;

你是独一无二的;

每个人都应该上大学;

你现在就可以拥有;

你一旦参与就已经成功了;

你能得到所有想得到的东西。

这些善意的谎言会让孩子在真正遭遇困难时情绪波动。家长应该如实告知孩子事情的真相。

 

▋7. 选择大学时不要只盯着那几所顶尖名校

Have a Wilder Mind-Set about Colleges

一位妈妈在与朋友聚会时抱怨,儿子在最近一次考试中只得了B。“你怎么考得这么差?照这成绩怎么去得了斯坦福?只能去亚利桑那州立了。要是去了那儿,可别指望我会帮你付学费。”

显然在她的心目中,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不怎么样,但其实该校培养富布莱特学者的数量位列全美Top10,创立了Kate Spade这个包袋品牌的Susan Cartsonis就毕业于该校。

 

在斯坦福工作10年后,她给了焦虑的家长这8条建议-雅涵

很多人都无法判断什么样的学校适合我们的孩子,只是迷信于U. S. News上的大学排行榜。但这个排行榜通常只能说明高居榜首的学校录取率有多低,并不能说明该校与我们孩子的匹配度有多高。不妨多参考几个榜单,比如:

Fiske Guide to Colleges:由《纽约时报》前教育编辑Edward B. Fiske主编,Fiske先生对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主观评价。

America’s Best Colleges:Forbes出品,评价标准包括教育质量、学生体验、毕业生成就等。

“College Prowler”:Niche出品

The Princeton Review

Colleges That Change Lives

The Alumni Factor:一位企业家在发现U. S. New无法为他孩子的择校提供有效信息后创建的。

如今,我们时常会听到孩子这么说:“我会先申请耶鲁的ED,如果不行,再申哈佛、普林斯顿和斯坦福的RD。”这种想法忽视了不同学校之间学术特长和校园文化的差异,不过是想在“顶尖名校超级大乐透”中试试手气。理性对待名校的低录取率。私立高中大学申请委员会(ACCIS)主席Sam Moss说:

“如果你去申请那几所顶尖大学,得先明白,你和别人一样优秀,只是100个人里面会有95个被拒。那些被拒的看起来和被录取的一样优秀,被拒并不意味着失败。这就像买彩票,如果中了,我会很开心,但是不中也无妨。你还是可以在别的学校取得成功。”

▋8. 倾听孩子的心声

Listen to Them

2014年2月,我电话采访了安多弗菲利普斯中学(Phillips Academy)的升学顾问Anne Ferguson,她和她的同事刚刚启动新生的升学规划。

我们问十一年级的学生,提到大学,你会想到什么?

他们在纸上写下的词包括:SAT、压力、自由、独立、申请等。

然后我们问:“你最想对父母说的是什么?”

他们这么写:“我知道你们爱我,也知道你们想尽力帮我,但是你能往后退退吗?”

在斯坦福工作10年后,她给了焦虑的家长这8条建议-雅涵

之后Anne又和家长们见了面,让他们写下最想和孩子说的话。如果她没有事先让家长们看孩子的卡片,家长们会写:加油!你要做得最好!我知道你对是否能进哈佛没有信心,但是不妨试一下。

如果她让家长们先看了卡片,家长们会写:你可以完全自己做主。我完全支持你……都是一些很暖心的话。但是一旦申请进入关键时期,家长们又变得焦虑和忧心忡忡,而他们的焦虑情绪也会传染给孩子。

 

在与孩子聊天时,他们经常会先说一个开头,试探我们的反应。如果你认真听,鼓励他们继续讲,才有可能听到一个完整的故事。你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但不要因此驳斥他们的观点,交流时无需争论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