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8月,英国BBC一部名为《中国学校》的纪录片火了。节目中,英国9年级(初三)学生在中国老师的带领下,上起了50人的“大课”,不但穿着校服、上早晚自习,用“中国式教育”上课,甚至做眼保健操。两种不同文化下的教学方式,在中英两国观众中引发大量的争论。

但现实是,2014年开始,英国教育部选派了72名小学数学教师到上海考察学习。随后又有上百中国教师赴英国进行数学教学交流。

西方国家对于中国教育的看法,同我们自己似乎存在“时差”——

西方教育模式已经落伍了?

还是我们歪曲了中国教育?

今年11月,第三轮中英数学教师交流项目再次启动,参与此次项目的英国国家卓越数学教学中心小学部主任黛比·摩根(Debbie Morgan),以及中英交流双方的一线教师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专访。

比较题

■小班教学更先进?

■因材施教更有效?

■课堂活泼更重要?

小班质量<大班

的确关注到个体差异

但并不认为所做成功

成都商报记者:这次交流中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黛比:印象最深的是大班教学,这是和我们最大的区别。

英国不会整个班一起教学,而是计划三四个不同的组,根据学生快、中、慢的不同学习速度分配不同的任务。比如可以给快的那组难一点的作业,然后慢的组赶上来。

但这样做导致的结果是,学生学习跨度很大,有些学生一直拖后腿,他们原本应该赶上进度,实际上却一直赶不上。所以在英国,学生们的水平在一个大的区间波动,一些学生学得很好而一些学生则不是。

上海的学校不同,全班是一个联系很紧密的整体,每个学生都能在一起学习,从而尽量缩小差距,让大家共同达到一个很高的水准。因为上海对教学有着细致的计划:着重于某一小点,然后分为很小的步骤一步步地向前进阶,达到一个阶段再进行下一个阶段,最后学生们都学到了这个重点。

成都商报记者:中国教育界流行的观点认为西方的小班教学更先进,因为注重了不同孩子的差异性,更有利于因材施教,所以您的看法让我有些意外。

黛比:我们的确关注到个体的差异性,但我们不认为我们所做的是成功的。

在英国一个班30个学生,虽然人不算多,但真正处理起每一个孩子的差异确实不太容易,需要花很多时间,学生们在学习数学时也没有活力,所以处理个体的差异对我们来说并不奏效。

用我们原本的方式教学,学生当然会有不同的经验。但像上海这样把学生放在一起,他们仍然会有自己的不同体验。所以我觉得也许让孩子们在课堂中一起提高更好,这是我们在上海学习到的经验。

后来我们变换了教学方式,发觉真的有效果——有时候觉得学生们不可能做到的,但还是会教给他们,虽然开始可能会发觉很困难。结果有些原来被视为学习慢的学生,突然开始取得进步了。

这样的教学还能改善学生们的心态。我们给所有学生布置相同的作业,一些学生就会想,我肯定能和别人做得一样好,长此以往,他们变得更为自信,也因此取得了进步。

中国课堂≠死板

活泼并不意味着学习理解

教学不能仅是看起来美妙

成都商报记者:一种观点认为,西方的课堂更加活泼,有助于激发学生的创造力和能动性,而中国的课堂比较死板,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黛比:我这次来了两周,看了很多上海的课程,可以说部分赞同。但我不会说死板,而应该说更加有条理。

教学的目的,就在于怎么样才能把数学教成功。比如我们讲了很多让学生们兴奋的事,但他们没有学到更多。活泼并不意味着孩子们学习和理解了数学——他们很喜欢,但他们不能真正理解和延展数学中的概念。

中国的课程相对简单,但却能更加深入。我很喜欢他们的教科书,一步步由浅入深,能为学生提供很好的基础,重要的知识点一个不落,互相关联。中国课堂也非常注重细节,采用有技巧的方式。孩子们很独立,注意力很集中。

就像上海师范大学的教授所说,教学不能仅仅是看起来很美妙,而是要确保让你的教学内容有活力。

课本难度>中国

有时候我们课本太复杂

学生们没办法真正理解

成都商报记者:您刚才说中国的课程更简单?

黛比:英国数学的教学进度走得很快,学生的负荷实际上比较重。

我们主要是通过不断重复来达到学习目的。比如让一个学生站起来,对学习的内容进行总结,其他学生也一起重复,通过重复加强学生的记忆和理解。但有时候我们的课本太复杂了,学生们没办法真正理解数学。这就是一种美丽的表象,并不能让学生们更好地学数学。

判断题

■反复记忆对学习数学有效吗?

■幼儿园开始接触数学早不早?

■英国人是不是也很重视分数?

“死记硬背”

孩子若未习得数学技能

人生前途也不会很光明

成都商报记者:您提到,你们也会让学生反复记忆?

黛比:这是另一件对于提高数学教学很重要的事。

目前研究表明,反复记忆对学习数学是有效的,比如背诵中国的乘法表。如果学生连7和8的运算都不知道,他们就无法解决一个数学问题。所以英国认清了一个事实,对于数字掌握的流利程度是很重要的。这一点中国已经注意到了。

我们总是说记忆和学习,实际两者都很重要。因为数学问题都建立在公式这些基础之上,记忆可以帮助更好地理解学习数学概念,所以我认为它的确占据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

成都商报记者:数学在英国的情况如何?为什么这么重视数学教学?

黛比:在国际上我们的数学教学处于中游水平,我们想提高也正在提高。我们也有很多考试,也重视分数,因为这显示了数学的能力。我们希望学习更好教学方式,从而让学生们在测试中取得好成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来上海,因为他们是世界水准的,是最好的。

数学对于英国的经济很重要。(英国《每日邮报》称,员工数学能力差导致的公司利润下跌、政府税收削减等损失,每年约合200亿英镑,相当于英国GDP的1.3%。)我们在实际生活中会运用到数学,这本来就是终生受益的技能。好的数学能力也是获得好工作的条件之一,英国的孩子们如果没在学校习得数学技能,他们的人生前途也不会很光明。

学习“奥数”

适合学习奥数的可以选择

并不提倡让所有学生学习

成都商报记者:在中国不少学生必须要学习奥数,才能进入更好的学校,还有些幼儿园就要学习大位数的加减法,对此您怎么看?

黛比:奥数可以告诉学生第二种解题方式,在英国也有,但只有一小部分学校开设。奥数不是必须要学的,主要是教给一些感兴趣的、想要更加深入的学生。

对我们来说,基础教学是最核心的教育内容。适合学习奥数的学生们可以有选择权,并不提倡让所有的学生学习。

我们在幼儿园不会很正式地去教小孩子数学,但会通过玩耍的非正式的方式,比如有许多和数学有关的有趣的故事书。我们会问孩子们“百万有多大”,然后告诉他们天上的星星就以百万计的,让孩子对数字有一个大概的概念。

在幼儿园开始接触数学这是一个好事,但我们不主张更大数值的运算,而是到学校后再进一步进行探究。

辨析题

■BBC那部纪录片引发争论,真实情况如何?

■英国学生也背九九乘法表,真实效果如何?

英国孩子抵触中式教育? 那只是一个电视节目

成都商报记者:对于BBC那部纪录片您怎么看?

黛比:BBC的纪录片和我们没有关系,而且这只是一个电视节目,里面的事并不会在现实中发生。

其实英国课堂同样有规定、讲纪律,我们的老师也很严格,也要迫使学生做一些事,让他们懂道理,保证他们能学好。可是中国老师还不了解这些,所以英国老师必须要在场,以保证课堂的秩序。节目却让中国老师独自上课,学生们当然会为所欲为、自由散漫,这对中国老师是不公平的。实际上到节目最后,学生们也在努力做得更好。

在我们的学校,上海老师非常受欢迎,孩子们也非常友好,面对不同的文化也非常开明。他们知道英语是上海老师的第二语言,所以听得非常认真,还会帮助上海老师。当上海老师离开的时候,大家都非常难过。

“西方教育模式”受欢迎? 他们不知道这当中的情况

成都商报记者:您怎么看待“西方教育模式”在中国受到欢迎?

黛比:因为他们不知道这当中的情况。实际上我们的老师都在学习中国式教学,像九九乘法表真的非常有利于学生学习。学生们也很喜欢,因为他们的学习很成功。

当然,对数学的兴趣的确也很重要,我们学校的孩子是很喜欢数学的。只要对一个事情感兴趣,就会花更多的精力和注意力在上面。可能两种教学模式都有好和不好的地方,我们在相互学习。

论述题

■英国老师来取经,中国老师怎么看?

中国数学教师:

英国教学的“形象思维”值得学习

去年11月,参与中英数学交流项目的上海市进才实验中学的数学教师林徐劢,在英国诺丁汉郡的MINSTER SCHOOL给八年级(相当于国内初二)的两个班级讲授分数与代数式。备课、上课、开课、听课……林徐劢前后足足待了三个星期,还开了两堂整个诺丁汉郡地区的公开课。

她发现,英国和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重视公开课,老师们也要加班备课,也有教研中心,会组织听课、教研活动。

林徐劢介绍说,上海的练习题以变式为主,通过丰富的概念变式、过程变式,来帮助学生更灵活地理解数学概念、数学问题,锻炼学生思维。而英国教师的练习以趣味性为主,英国的教室是数学专用教室,有许多形式多样的教具,可以帮助学生更直观地理解代数上的数学问题。

“由于老师侧重不同,英国学生与上海学生的思考方式也不同:英国学生更倾向于形象思维,而上海的学生更擅长抽象思维。”在林徐劢看来,两种教学方式并没有优劣之分,形象思维的好处是有趣、易理解;抽象思维的好处是更一般化,提升思维高度。“但是太过形象就不太容易进行复杂的思考,太过抽象又会觉得有些枯燥。”

因此她认为,这次交流不仅仅是英国老师向中国老师取经,英国的教学也有很多值得他们学习借鉴的地方。

新/闻/背/景

上海71名教师将赴英 去35所小学“教数学”

2009年和2012年,上海中学生连续两次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比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每3年对全球范围内15岁的学生进行一次测试)中取得优秀成绩。其中数学平均分(613)远高于英国学生(496),优秀率也高于英国学生(55.4%∶11.8%)。

2014年2月,英国教育部副大臣伊丽莎白·特拉斯率团访问上海。回国后,特拉斯于3月4日在《每日电讯报》撰文,题目是“英国的学校需要一堂中国课”。

2014年4月,《中英双方关于数学教师交流的谅解备忘录》在北京签署。

2014年和2015年,共有139名英国教师和127名中国教师参与中英数学交流项目。

今年11月7日,新一轮中英数学教师交流项目启动,来自英国的70余位小学数学教师参加了启动仪式,走进上海43所小学数学课堂,开展教学交流。从11月起,上海也将陆续分两批派出71名教师赴英格兰35所小学进行为期2周的数学教学交流。